【博君一肖】小妈文学好啊

鹅子王耶啵 爹王一博

横竖都不吃亏便是

开搞

爹和鹅子⬆️


1.

王耶啵知道他爹要再婚了,对方是个只比自己大六岁的演员,这消息是他爸助理告诉他的,委婉地向他表示千万别玩叛逆去婚礼现场砸王总的场子。


王耶啵冷笑,他知道他爸在外面有人,五年前父母离婚一别两宽,商业联姻,两人没动过真感情,他妈提出离婚,年仅十三岁的王耶啵被判给他爸。


王一博是bjyx娱乐公司的老总,身边莺莺燕燕数不胜数,这几年来跟过他的人没有几十也有十几,叛逆青少年王耶啵对他爹的风流行径嗤之以鼻,只是没想到这次老东西来真的了,居然要结婚了。


要结婚的这个已经跟了他爹一年多了,叫肖战,只是自己从来没见过,不屑见,也不想见,实在不知道这个后妈使了什么妖术把老家伙迷的五迷三道的,竟然都愿意把人娶回家。


王耶啵心里已经打好了算计,结婚的那天,他绝对不会让他俩好过,他要是不闹一闹,这个后妈指不定要怎么欺负他!


婚礼定在了这个月的十五号,王一博包下了市里最豪华的酒店,接亲的车队没有一辆价格低于一百万的,远远一条长龙浩浩荡荡阔绰无比地在路上行进,让站在顶楼落地窗前的王耶啵气的五官失调。


这个老狐狸怎么这么舍得为狐狸精花钱!他上个月想买一台普普通通的雅马哈摩托车,都被干脆地一口回绝,现在结个婚而已,还是二婚,就这么铺张浪费!他要是少用一台兰博基尼,现在自己就已经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潇洒浪荡了,哪里需要蹬着共享单车来酒店!


越想越气,王耶啵眉毛一沉,气势汹汹地想去找他爹理论,他下楼来到宴客的大厅,里面工作人员刚布置好现场,客人一个个地落座了,他环视了一周没找到王一博,转身冲进了化妆间。


他一进去,就把里面的人吓了一跳。


王耶啵拍开门,正维持着一个准备吵架的姿势,话都想好了,然而嘴还没张开就对上坐在椅子里的人的眼睛。


一个非常漂亮的男人,穿着熨帖整齐,然而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黑西装,左胸领口别着一朵还沾着水珠的花,一双小兔子似的红眼睛惊恐地睁大了,红润润的嘴唇轻启,露出洁白的牙。


男人温柔地勾唇一笑,全世界登时炫彩生辉,直闪得王耶啵头晕目眩,情不自禁地往前走了一步。


这男的谁啊!怎么这么好看!王耶啵面上冷若冰霜,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心里飞快地盘算着,一定是那个狐狸精的家人,tmd这个都长的这么绝色,想必狐狸精差不到哪儿去,果然老东西就是一个肤浅的颜狗,自己这无依无靠地怎么跟恶毒美貌后妈争啊,现在连个摩托车都不给买,以后还不是灰太子的下场吗!


王耶啵内心戏已经走完了五十集,面前的男人还是温柔地盯着他笑着,把王耶啵看得耳朵都红了,他回身把门关上,咳嗽了一声:“你、你好,我想找下我爸。”


男人弯了弯嘴角,王耶啵注意到他唇下有一颗小巧的痣,笑起来时眼睛也是弯弯的,看上去极其无辜可爱。


“你爸?你是找王一博吗?”这男人的声音听起来也很好听,王耶啵冷冷地嗯了一声。


“你就是王耶啵吗?”男人从椅子上站起来,手机塞进口袋里,向他走了过来,王耶啵这才注意到自己和他身高相差无几,眼神猝不及防地就落在他如玫瑰花瓣一样娇艳的下唇上,所以连男人说什么都没听清,傻傻地啊了一声。


男人撩了撩额前的发丝,对他伸出了手,接下来说出一句令王耶啵震惊全家的话:“耶啵,我就是肖战,以后我们就要一起生活了。”


王耶啵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后退了一步,就在此时洗手间的门被打开,王一博擦着手上的水慢条斯理地走了进来,看着僵持着的两人,皱了皱眉。


王一博把纸扔进垃圾桶,漫不经心地走到肖战身边,手搭上他肩膀,宣示主权地在他嘴上亲了一口,肖战轻捶了他胸口,收回了想要和王耶啵握手的手。


王一博推了推眼镜,看着王耶啵:“臭小子又想干什么?”然后对肖战笑了,说:“这是我儿子,王耶啵。”


王耶啵内心已经遭受了十八层雷击,就在王一博吻了肖战的那一刻,他整个人被劈成焦木,粉碎在风里,他望着眉梢间洋溢着幸福的王一博和娇羞一笑的肖战。


你妈的为什么,怎么会这样,说好的狐狸精后妈怎么会是个男的,怎么还会长得这么好看,他都已经准备好面对一个媚眼如丝的狐媚胚子了,怎么会是一个纯良无比的小白兔,还让他冷酷无情的爹笑得如此春心荡漾!


你妈的,为什么!



王耶啵心情很复杂,肖战和王一博结婚一个多星期了,他们现在同住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他虽然已经接受了自己后妈是个男的这个事实,但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却可耻地对着这个小妈in了。


主卧就在他房间边上,新婚燕尔必然干柴烈火,房间虽然隔音不错,但边上的动静未免太大,而且王一博专挑午夜十二点搞事,王耶啵每回准备睡下,就听见墙那边隐隐传来肖战的声音,柔柔的,娇娇的,跟平常说话的温柔声线一点也不一样,含羞带怯又泼辣。


王耶啵本来没想听墙根,是俩臭不要脸的声音太大,纯靠想象他都能猜出那边战况有多激烈,肖战说:“王老师你累不累啊,怎么又来了。”


王一博说:“你刚结婚就嫌我烦了吗,你长这么好看我还不能多弄几回了?”


肖战:“哪敢啊,王老师宁这么厉害,小心腰。”


王一博:“你别咒我腰,我腰不好吃亏的是谁你自己知道。”


肖战恼羞成怒:“王一博,宁是人吗!”


王一博:“战,别闹了,快点。”


王耶啵恨啊,听多了恨不得自己上,那边斗不上两句嘴就嗯嗯啊啊上了,气血方刚的少年狠狠地捶着床,哀怨地想着什么时候自己能尝尝小妈的味道。


第二天出了房门,王耶啵眼下挂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看上去跟网吧通宵了一样萎靡不振,比起神清气爽的王一博,好像他才是那个纵欲无度的人。


肖战穿着黑色丝绸睡衣,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一双白生生的小腿搭在扶手上,沙发是墨绿底色,衬得他这双腿好像会发光似的,王耶啵站在楼梯上整个眼都挪不开,下到最后一阶时还踩空了摔了下来。


听到这动静的肖战忙直起身子,光脚踩在大理石地板上跑来扶他,坐在饭桌前吃饭的王一博冷眼扫来,没有关心王耶啵摔伤了没有,只是说:“肖战,把鞋穿上!”


肖战没理他,温柔地搀起摔的七荤八素的王耶啵,低声问他:“耶啵,受伤了没有?”


王耶啵借势靠在他肩膀上,假装困难地爬了起来,他嗅着他身上清香的味道,脸颊蹭过肖战的肌肤,难受地哼了一句,满脑子都是昨晚肖战那隐隐约约却着实勾人的尾音。


肖战担心地拧着眉毛,扶着他到餐桌边坐下,王一博站起来攥着肖战的手让他在自己身边坐好,家里的保姆阿姨正好端上来一碗粥,肖战还想问王耶啵的状况,被王一博一个眼神顶了回去,委屈地拿起勺子喝粥,冰凉的脚搭在王一博的大腿上,脚趾直往他衣服里钻。


王耶啵看肖战被王一博拉走,不屑地撇撇嘴,也不再装虚了,拿起筷子吃饭,王一博警告地瞪了他一眼,他全当没看见。


也许还有后续


评论 ( 146 )
热度 ( 3955 )

© NowhereEscape春弦之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