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那啥 黑道大佬x极道人妻 扎起

黑帮老大

甜美人妻


第一章 九字街

白天的九字街,死气沉沉,如同城市里任何一条街道一样,安静颓靡,街头坐着三五成群的庸碌混混,拎着酒瓶人声嘈杂地划着拳,路边矮破的居民楼,窗户掉了漆,楼道里漆黑一团,顶上的灯泡坏了好几年也没人修,就那么半死不活地垂吊在那,到了晚上,幽幽地亮起一点儿比萤火虫还微弱的光。


老人晒的腊肉绑在栏杆上,风一吹,挣扎地撞在石墙上,暗红发瘪的肉上蹭上一点石灰,但老人们不管,总是把肉晒在阳台外面,或许是眼睛花了看不清,或许是根本就不在乎,拍一拍,煮一煮又能吃了。


楼下的发廊连成一串,自家店面外摆着大同小异的彩灯,正午时分都门户紧闭,老旧的抽风机嗬啦嗬啦的发出快要报废的声音,塑料帘子上染着颜色不明的染发膏,有的还破了几个足以漏光的小洞,夏天燥热,有发廊妹拎着小椅子坐在门口,半身子伸在阴凉的室内,一双白腿露在毒辣的阳光里,过路的中年男人心若是痒痒了,便要去问洗头全套多少钱。


九字街在闷热的空气里融化成一道道弯曲的线条,沿着小路坑洼不平的道一直往里走,穿过一条巷子,走到尽头豁然开朗,那里才是九字街的灵魂所在,沿街的会所酒吧高级舞厅,来往都是富贵豪车和价格都要翻一倍的鸡鸭,他们花枝招展地在夜幕降临时分,如蛇虫出洞一般不安分了起来。


夜晚的九字街藏污纳垢,人人称这里为红灯区,罪之街,灰色地带,像八十年代的香港九龙,美国的皇后区,人们听到总是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


正如每个风云涌动的祸乱之地都有着盘踞交错的势力一样,九字街也不例外,但在这里最出名的一位是金银岛的王先生,也是九字街的王先生,在这里,提起王先生,人们只能想到,金银岛里的那一位。


金银岛是九字街上最出名的会所,达官显贵,富商巨贾,黑帮极道,在这里消费摆宴过的没有几千也有几百。


王先生就是金银岛的主事人,他不过才二十有二的年纪,就已经坐上这个位置,不是黑道世家就是心狠手辣,所有人都知道王先生的背景,年少失怙,十四岁流浪街头,当时他待的西街混混云集,是年幼体弱的他靠着一股刺人的狠劲头破血流打出来的一片生存空间。


他是被狼群遗弃的崽子,咆哮在皑皑雪原之上,伺机而动。


后来金银岛的老大把他带了回去,当作打手培养,帮派内势力纵横,野心勃勃,危机四伏,在那样的环境里,可以说是朝不保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都是那位王先生自己杀出的血路。


王先生手下有几百号的兄弟,平日不单靠会所收入养人,还收收保护费,没有人敢在九字街闹事,街上九成的小酒吧夜总会都被金银岛给吃进肚里成了它的附庸,除了一家。


在九字街黄金地段的一家几乎没落的小酒馆,店主是重庆来的一位大哥,先前也有一股不小的势力,叫做山帮,然而他出事入狱后,便树倒猢狲散,小酒馆被店主的弟弟接手,金银岛几次三番地出钱收店,他都一口回绝,有人来砸店闹事,店主弟弟被打得遍体鳞伤,也是咬定了不卖,说这酒馆是他大哥留给自己侄子的产业。


“王先生……”手下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坐在案前的男人揉了揉山根,九字街人人闻风丧胆的王先生,竟看起来还像个大学生,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裤,头发随意地撩起来,一张不过巴掌大的脸却沉着阴鹜,凌厉锋锐的眼睛抬起来叫人浑身发颤。


手下吞了口口水:“王先生,于哥跟人打起来,现在在那僵持着呢。”


王一博扭动着脖子,僵硬的肌肉舒展着,骨头咔咔作响,手指在桌子上随意地敲了敲,手下又说:“对方好像……是那个酒馆的侄子。”


王一博停下了动作,勾了勾嘴角,挥了挥手:“知道了。”


他拉开门出去,走过走廊,但凡见到他的人都点头哈腰地说上一句王先生好,王一博神色淡淡地点头,穿过人声鼎沸的大厅,经理连忙跑过来给他引路。


酒馆规模不大,就三层,好在地段好,也是一块肥肉,本就被人盯着,更别提当日尚且能负隅顽抗一番的老板进去了,现在简直群起攻之。


什么侄子,也不是能兴风作浪的角色。


王一博慢条斯理地解开领带,扔在一边,顶上两颗扣子解开,野性十足。


他一出现,包间外的人就跑了过来,“王哥!于哥就在里面!”


王一博皱了皱眉,一边走进去一边挽着袖子,身后人看着他的动作心一紧,这位爷要是出手,不见血不行啊。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一片狼籍,酒瓶砸在地上,褐黄的酒液撒的一地都是,桌椅板凳凌乱地扔作一团,几个自己的手下坐在地上疼得五官都扭成一团,一个五大三粗的陌生男人拎着啤酒瓶跟于胜对峙,于胜气的青筋暴起,在陌生男人身后怯生生地站着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


王一博走进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那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眼睛泛红像是哭过了一样,身材纤瘦,人却高挑,竟有一种雌雄莫辨的美丽,他穿的越保守越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媚气,被衬衫挡住的风情皆从他眉眼泄漏出去。


王一博看到他的那一刻居然失神了一秒,从来没有看到一个男人能长成这种样子。


接着他的视线落到了男人被握住的手,他身前大汉另一只手紧紧地攥着男人的手腕,王一博不悦地皱了皱鼻子,没有说话,转头看向于胜。


“一博你来了!我刚刚还没怎么说话,这家伙就跟我打起来了!”


王一博没说话,看向那个大汉,冷漠道:“打伤我几个弟兄?”


于胜说:“五个。”


“他一个人?”


于胜摸了摸鼻子,王一博骂了句废物,在场更没有人敢吭声了。


“你平常不挺横的吗?”王一博乜斜他一眼,走到大汉面前,劈手夺下他的啤酒瓶狠狠往地上一掷,酒瓶破裂声巨响,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尤其是大汉身后的男人,瞪大了眼睛后退了一步,看着像从没见过这场面似的,王一博懒懒地看着大汉,说:“打伤我的人,怎么算?”


大汉气急败坏道:“你妈的你上老子这闹事,老子不把你们卸了才怪!”


王一博不屑听他说话,冷笑了一下,“你就是李凯的儿子?”


“就是老子,李成!”


王一博没理他,目光直奔着李成身后的男人去,那男人瑟缩了一下,往李成身后躲了躲,漂亮的脸上现出一股脆弱的美感。


“你叫什么?”王一博或许自己都没发现这语气里的温柔。


李成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把人护住,说:“关你屁事!”


王一博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那个男人弱弱地开口,声音清脆悦耳:“肖战。”


王一博思考了一会儿金银岛什么时候有这种等级的极品了他怎么不知道,肖战抿了抿双唇,挣扎了一下李成的手,李成回头恶狠狠地骂道:“妈的你动个屁啊!没看到老子很忙吗?”


肖战被他吼得不敢动了,头垂了下去浑身发抖,眼圈红红的,要哭不哭,楚楚可怜。


王一博笑了一声,猛地一脚把李成踹倒,大汉跌到沙发上,带得肖战差点也摔下去,但王一博一个眼疾手快就把他拉了过来,男人瞪着圆圆的眼睛惊讶地看着他,李成暴跳如雷地弹起来,王一博不耐极了,摆了摆手叫人关上门来,两个手下先冲上去把李成按住。


王一博不急着收拾李成,问肖战:“你跟他,什么关系?”


肖战发着抖,吸着鼻子:“我、我是他的助理。”


王一博笑了一下:“是那种有事助理干,没事干助理的那种吗?”


肖战漂亮的脸一阵愠怒,又凶又娇地瞪他一眼,李成一连串国骂飙出来,王一博烦躁地上去就是一脚,踩着李成的胸口问道:“今天你打伤我兄弟的事,我不跟你计较了,老子心情不错,饶你狗命,你再多废话一句,就不保证了。”


李成咬牙切齿地怒视着他,王一博收回了脚,李成从地上爬起来,拽过肖战,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走,肖战被他扯得踉跄了几步,王一博始终嘴角噙笑地看着他,那赤裸裸的目光似乎要把他剖开,让肖战不敢回头对视。


他们拉开门走了出去,花纹繁杂的门又重重地关上。


王一博的笑容彻底消失,转身看向于胜的时候,仿佛撒旦从地狱升腾起来。


肖战和李成走出金银岛后上了车,肖战猛地甩开李成的手,神色不悦地揉着自己的手腕,刚刚瑟缩孱弱的模样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高高在上的睥睨:“你戏也太过了,把我的手都扯痛了。”


李成低头道歉:“老大,对不住,我都被人踹地上了,我能不火么?”


肖战哼了一声,冷声道:“滚去开车。”


李成连声答应,拉开后座车门出去。


有没有后续也不一定

反正是极道人妻大灰狼装小白兔

老土!


下一章⬇️

http://4add3.lofter.com/post/1d28c0c7_1c6509bee

评论 ( 143 )
热度 ( 5649 )

© NowhereEscape春弦之死 | Powered by LOFTER